中诗网

诗歌大赛)

南庄中学嘤鸣文学社第三届社长罗双盈荣获第七届佛山文学奖新锐奖

2022-06-18 作者: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在这一届佛山文学奖的获奖名单,罗双盈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今年只有14岁的她正在上初二,她的获奖备受关注。
       第七届佛山文学奖于今天揭晓,嘤鸣文学社第三届社长罗双盈荣获新锐奖。继招芷晴、高振霆获得第六届佛山文学奖新锐奖,三届社长均获这一奖项。在这一届佛山文学奖的获奖名单,罗双盈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今年只有14岁的她正在上初二,她的获奖备受关注。
       佛山文学奖每两年一届,旨在奖励佛山近年涌现的优秀文学艺术作品,坚持公正、独立和创造的原则,坚持艺术质量和社会影响力并重,是佛山含金量最高的纯文学大奖。佛山文学奖奖励范围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新锐奖五类。
       佛山文学奖自2006年起,已连续成功举办六届佛山文学奖,展现佛山文学的精神气质,传播经典诵读的魅力,受到我市作家、以及文学爱好者和市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赞誉,一批批精品佳作蓬勃涌现,对丰富、繁荣佛山文学和群众性文化活动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可以说佛山文学奖是新时期以来,对我市文学界二年一度的一次检阅。它的宗旨是彰显成就、鼓励新锐、繁荣创作。  
       此次获奖的罗双盈是第三届嘤鸣文学社社长,她喜欢跳爵士舞,性格爽朗大气,她很善于和周围的人交朋友,对待朋友热情大方。跳爵士需要头、肩、手、胯、腿等各个关节的相互配合,是一项能够充分调动身体各部位的运动,在爵士乐的氛围之下,罗双盈说她可以回归最简单的开心,所以她对诗歌,也是一写就开始飞翔。她可以瞄一眼四周,触物生情,刷刷写出好几首诗。这个笑容甜美的小女生,仿佛是诗神家的亲戚。
       奇异得很,罗双盈却喜欢读莫言的小说,尤其是喜欢读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首部小说集《晚熟的人》,她说从小说中可获得很多她不可能经历的人生,籍此丰饶她的情感,再投入写诗,就会获得神秘的力量。
       而罗双盈隶属的南庄中学嘤鸣文学社,成立于2019年10月28日,由诗人高世现协助学校推动成立,是该校培养小作家的苗圃,也是学校师生开展文学活动的重要阵地。2020年5月,便被共青团中央主管的《中学生》杂志选为“全国文学社联盟成员”并发表成员作品。全国文学社联盟成立接近8年,共吸纳文学社团成员100个,嘤鸣文学社是佛山第一个上榜的文学社团。同年,嘤鸣文学社还被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少男少女》杂志列为优秀文学社推介,南庄中学成为广东省小作家文学创作基地。此外,“嘤鸣文学社”还涌现出一批校园诗人,目前他们已在《诗刊》《诗潮》等核心期刊发表作品。今年1月22日,2022年第八届中国诗歌春晚公布了2021年度全国诗歌奖名单,嘤鸣文学社的其中一个分社“嘤鸣诗社”入列“2022第八届中国诗歌春晚十佳诗社”,也是广东省唯一入选的诗社。佛山市是全国有名的“诗歌之城”,而南庄中学的“嘤鸣诗社”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校园诗人,也不是偶然,这几年,南庄中学坚持聘请驻校诗人,让杨克、包悦、李剑平、高世现等诗歌名家进入校园,与同学们一起互动与交流。而驻校诗人制度彻底打破了封闭式培养诗人的传统思路,把教育与诗歌、校园与诗人联系起来,为莘莘学子的学习创造了良好的氛围。诗社指导老师刘维雍说:诗歌在南庄中学家校间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它既传统也与时俱进,很多同学在这里找到心灵的乐园。未来,诗歌不老,诗魂永在。当招芷晴、高振霆、刘雪梅、林楚镕、邓嘉敏、冼子莹、罗双盈等一个个名字出现时,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幅佛山市00后诗人热潮的图景;一个诗歌时代、一份诗歌精神的延续正在上演,一场真正属于佛山校园诗人的盛会正在悄然进行。其中,诗社的招芷晴和高振霆加入中国诗歌学会,也是中国诗歌学会最年轻的两个会员,高振霆还获得由《诗刊》及中国诗歌网主办的“中国十大校园诗人”。
       继第一届嘤鸣文学社社长招芷晴和第二届嘤鸣文学社社长高振霆后,罗双盈再获佛山文学奖的新锐奖,确实是佛山作家协会一直在挖掘新人,文学后浪,甚是凶猛。

       今年5月,罗双盈还成为佛山市作家协会年龄最小的会员。

罗双盈诗选
 
 

被光照耀的人(组诗)

 

罗双盈(南庄中学嘤鸣文学社)

 

 

落日是帽子

云层是黄金的帽檐

我戴上,便盛开万缕霞光

 

此刻黄昏

牵拉了候鸟归途的长线

 

 

风的味道

 

秋风还是拂不过

我双手组成的

一张大网

指缝啊黏住了风

闭目细闻,原来

 

风也在想我

 

 

神秘的一个人

 

风吹动一扇门

发出吱吱声

我被骗了出去

无奈,只好与虚无打招呼

 

 

白日梦

 

只要有一支笔和一张纸

就能造一场好梦

 

笔是身,纸是床

只要写一首诗就能造一场

好梦,侧身就是思绪万千

思想是一艘船,月亮是船夫

突然忘了路,悠进另一个梦

 

在这,戴着浪花的桂冠似的

一切没有源头,一个大海就是

一张大脸,充满了狂与愁

是我扰了它的清静

 

匆匆返程,突然传来

不属于这儿的鸟啼

有一束光打在海面上

 

一支笔写下的海峡

一张纸写满的涛声

一首诗的诞生,留下

一场白日美梦
 

小夜曲

 

细听那冷雨

滴嗒,永远滴嗒

像一首肖邦

也弹奏不了的小夜曲

 

再细听那冷雨

猛然发现,它悲凉而忧伤

那是谁在反弹琵琶

神曲在完成之前

流泪的小夜曲

听得我内心滚石头

 

 

小镇大雪

 

大树像一堵墙,挡住了

一部分朔风

 

几户人家,镶在

雪地之上

炉火在栏栅后,仍坚守

家人的一片欢笑

 

小镇大雪

外面,雪仍在下坠

我与家人仍在炉火旁

烤着,聊着

这世界仅存的温情
 

只此火红

 

风声调到最大

享受,不一样的原野

背后,是所有共命运的一切

 

此刻,我聆听自己

从脑海倾流而下的溪流

开始变得跳跃、狂野

醮一下夕阳

就能拿着一束光

 

我庆幸,所谓年少

笔尖正燃烧

木棉开了,这是一幅春天

写给天空的杰作

 

 

一次别样的顺风车

 

最小的树是我

已经等了好久好久

风每次路过

芭蕉都无奈地摇头

 

但掠过的雁群不同意

像一个神奇的减号

减掉天地此刻的黄昏

 

雁群啊,能不能带上我

如果芭蕉此刻是我同时煽动的

翅膀。一颗树也能飞出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