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石家庄女诗人不但有才还挺美

――她们先后亮相《诗歌之王》引发热议

2016-02-27 作者:黄蓥 |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 阅读:
“先有施施然,后有胡茗茗,都来自石家庄”、“原来石家庄的女诗人这么有才还这么美”&

  “先有施施然,后有胡茗茗,都来自石家庄”、“原来石家庄的女诗人这么有才还这么美”……随着原创诗歌文化类综艺节目《诗歌之王》的热播,参与节目的诗人也为观众所熟知,其中就有石家庄女诗人胡茗茗与施施然——前者与水木年华组成的战队将于今晚登场,后者与熊天平组成的战队已于去年12月中旬亮相。昨天就网友关注的一些热点问题,记者对她们进行了采访。

  为什么要参加《诗歌之王》?

  旁白:《诗歌之王》是个将诗歌与原创音乐相结合的节目,邀请流行歌手将诗人的诗歌创作成歌曲并现场演唱。正在播出的第一季不但汇聚了周晓鸥、罗中旭、水木年华、熊天平等歌手,还有一批优秀诗人。其中上世纪60年代末出生的胡茗茗祖籍上海,5岁时来到石家庄。现为中国作协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三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高研班。曾获2010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河北省第十一届“文艺振兴奖”、台湾第四届“叶红诗歌”奖首奖、《诗选刊》杰出诗人奖等,出版诗集《诗瑜迦》、《诗地道》等。现任河北电影制片厂艺术总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施施然本名袁诗萍,大学学的是美术,2012年进修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高研班,现为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河北省美协会员。曾获河北省政府“文艺振兴奖”、“三月三诗人奖”等。著有诗画集《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台湾)、诗集《子树》和《青衣记》。部分作品曾被译为英语、瑞典语、韩语、罗马尼亚语等语言。其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国内画展并被收藏。现供职于河北医科大学。

  胡茗茗:诗能走出文本平台、文字平台走上舞台,挺新鲜也挺好玩。另外我们的作品通过歌声得到传播也挺愉快,整个参与过程也挺紧张挺好玩。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好玩儿,一个好诗人一首好诗歌,很可能一个孩子在电视上看了、听了,就种下一颗诗歌的种子,至于能拿什么奖都是次要的。

  施施然:去年11月电视台找到我说有个诗歌和音乐结合的节目,将邀请一批诗人和歌手合作参加。当时他们没告诉我节目名称和具体形式,我想到曾有个诗人读诗的视频,王家新、巫昂等人读自己的诗,展示了诗歌和诗人真正的状态,我看视频后觉得这种活动很美好,于是就同意了。去年12月到北京录制,我看到《诗歌之王》的名称,才发现跟当初设想的不太一样。

  诗人参加电视真人秀适应吗?

  旁白:诗人与流行音乐,两个貌似相隔遥远的行当因为一档电视真人秀而会师,在大众眼里一贯低调和自我的诗人们适应吗?

  胡茗茗:我挺适应的。节目组要求提交给歌手的必须是未发表过的原创作品,而且每期节目要求的作品主题不同。我和水木年华搭档呈现给观众4首歌曲,但在台下我们最终定稿的歌曲起码有七八首。当然也感到一些束缚,譬如每期都有固定主题,而主题先行恰恰是很多诗人极力回避的,有期节目我写了首《那个年代》,讲述的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人和事,水木年华用说唱形式演唱,我们都很喜欢,但导演组觉得与主题不符,给PASS(枪毙)了。再就是跟水木年华合作,他们是创作型歌手,对歌词要求很高——又要好唱又要美还要有感觉,而我写诗自由惯了,双方反复磨合数易其稿,就要相互妥协。我愿意妥协的原因也在于:《诗歌之王》把当代诗和当代诗人推介给普罗大众。在这个过程中,诗人必然要做某种意义上的妥协,但这种妥协是一种有意义的妥协。现在看结果挺好,水木年华就多次跟我说这次合作突破了他们以往的创作范畴和风格。

  施施然:有的地方不太适应,记得我从台湾回到石家庄的第二天中午就坐高铁去北京参加节目录制,在车上就接到节目组电话说是拍摄从接站开始,包括后来与搭档熊天平的第一次见面,以及台下貌似随意的聊天都有镜头记录。另外写诗与写歌词区别还是很大,诗歌更偏重于内心的真实和客观世界的真实,它是一种挖掘,诗歌其实更多是写给自己的,是向内的;歌词则要唱给别人听,它是向外的,一定要以情感感染听众,尽可能多地要寻找外面的听众。不过也无所谓,我是没有胜负心的人,毕竟《诗歌之王》首先是个节目,不是诗歌比赛。

  对“美女诗人”怎么看?

  旁白:如今在很多网友眼中胡茗茗与施施然是不折不扣的美女诗人。因为镜头感极佳,导演组将胡茗茗称为“最有画面感的美女诗人”;平时就很喜欢穿旗袍的施施然的古典美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值得一提的是,她们也让很多人对石家庄有了新的认知。

  胡茗茗:我坚决反对称我是“美女诗人”,这个称呼让大家一下子把眼球放到美女上,不太注重诗人身份和符号了。而我参加节目的一大收获还在于我得到了我喜欢的歌。我的诗通过歌声进行传递,受众面会更大,也更容易一些。水木年华也跟我和其他诗人约定再合作,他们的专辑中会收入《那个年代》等歌曲。有人问我以后是否还会参加真人秀?我觉得不能长久涉足其中,更多还是安静地写作,参加节目偶尔玩一下就算了。

  施施然:我不大认同“美女诗人”这样的词汇,这是一种人为的遮蔽和误导,其实能被内行认可,被读者记住,永远是因为作品的实力。没有好作品,再年轻貌美在这个圈子里也是没用的,何况我也不年轻了。参加《诗歌之王》的一大收获就是跟熊天平的合作很顺利很愉快,他很认同我为他的成名曲《夜夜夜夜》新填的词,我跟他还有他太太都成了微信好友,双方也约定要再合作。另外就是得到了一部分观众的支持,有些人说一下子记住了我的歌词,很希望我继续创作,我也蛮高兴的。可能也因为他们的呼声,节目组后来联系我参加复活战,但是我没有兴趣。写作是一辈子的事情,必须要沉下心来,不断学习、阅读、提高,对生活和事物本质认识得深了,写出来的东西也就深了,这是一辈子的修行,不是一台节目或是一个平台能决定的,任何评委评判不了我的写作,我的写作遵从我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