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禅说画》(二)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02 | 阅读:

  导读:《狐禅说画》是贺文键2019年创作的一本论述中国画的语录式小册子,现编辑第二部分以飨读者。


《狂想·地心》之三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
 

22
画究竟是怎么回事?
画不只是笔墨或颜料这么简单,也不是经营位置、形象生动这么简单。当然这些都很重要,但是在面对另一个东西时,就都不重要了。
那个东西叫做一一思想。
 
23
一幅画必须要有思想,在文章中叫立意,在音乐中叫动机。
一幅没有思想的画,就是一具空壳。现在这种画,在各个展览比比皆是。
假如没有人性的思想,那就不值一提。
 
24
先生可以把笔墨传给你,老师可以把技巧教给你,但他们不能把思想给你。因为思想是自己的。
按照别人的思想去画画的人,其蠢无比。画出的画自然是虚假的。虚假的思想怎么可能流传下去?可能有一时之功,但绝对会被人性所唾弃,被时间所遗忘。
 
25
山水、花鸟、人物均要有思想。提笔即画,思之良久才画,都可以有思想。
思想在哪?仔细琢磨去吧!
一千年前王维的水墨,是田园牧歌,是避世的想往。你今天还这样画,那不是你的思想,那是王维的思想。
宋代的梁楷照着猪头画人物,你也这样画,那么,梁楷呢?
几百年前的徐渭,笔墨烂漫,心意萧索,你还这样画,那是徐渭的呢!
你的思想在哪儿呢?
世界上能够称得上“思想”二字的没几个人。所以,历史上也就那么几个人。多数人是用别人的思想考虑问题。
那大家还活不活?
活!
于是,在古人的“思想”上改头换面。在外国人的“思想”上改头换面,改来改去,世界全都乱了套了!
我们把以前的思想全丢了,现在我们成了傻子了!即如邯郸人学步,最后弄得自己都不会走路了!
但历史不管那么多,只会记住有自己思想的画家。
 
26
不懂画的人,往往用别人的思想判定一幅画,好坏可想而知。
 
27
笔墨是什么?
笔,不是笔,手的延伸而已。
墨,不是墨,色也,黑色。
我直接用手画上去不就完了吗?甚至,我可以连手都不用。只要色与墨到了纸上,一切就大功告成。
何必与我谈笔墨矣!
 
28
你管别人是用手画的还是用脚画的干什么?
毛笔之软,就是变化多。
 
29
什么是“基本要素”?
那是前人教给你的规矩。
艺术家最不需要的就是规矩。
等你把规矩完全学会了之后,画的思想与趣味也就全没了。
 
30
一定要学会思考方式,而不是学会别人的思想。
这样思想就离你不远了。
 
31
古代轶事:
画家用手画荷,名曰墨荷。
和尚用屁股画荷,名曰“坐荷”。
众皆笑之。
然众不知,荷叶之形与屁股通妙也。
故,只有彻底蔑视笔法,蔑视权威,才是尊重绘画的真髓,尊重艺术的本真也!
画画其实真的不重要,不需要必然的方法与技巧。至少在灵性与感悟面前,一切必然的都是偶然。创作尤其如此。这个与西画很不相同。西画是经验的堆砌,而中国画是灵感的相乘。
众法独妙,唯此不败。
 
32
不管怎么画的,只管问你的画,有思想吗?
不管你画什么,只问你的画,能打动人吗?
 
33
你以为自己画得好,写得好,其实你只是学得好。
当学生对普通人来讲,是最偷懒的一件事情。
艺术家最反对偷懒。每个艺术家辛苦就在这里。
上半辈子,是把自己变成别人想看到的样子。下半辈子,是变成自己想变成的样子。
艺术家的一辈子永远在做着一件事,那就是和你不同。
但是人一生下来,就想与众不同,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过程还是很重要的。绝大多数的人,陷在过程里走不出来了。有的走到黑洞里去了。走出来的,都成了大师。
 
34
走进黑洞的人不在少数。
黑洞的吸引力,让他终身不能逃脱。
所以,搞艺术准备阶段十分重要。要选择正确的方向,才能抵御黑洞的吸引,没有见识不行,没有学问也不行。
阅读,读书,读画。精研笔墨,都是能量的积蓄。
到了目的地,你才知道,一路行来,惊出一身冷汗。
 
35
形式即内容吗?
我看未必。吴冠中那个时代,是没有形式的,只有一种形式么。它的提法是有可取的道理的。
而如今呢?不是形式少了,而是多了。多得令人眼花缭乱。形式多了没关系,应该有相应的内容配合,但只有形式,没有内容就不好了。
形式主义泛滥,令人担忧。随便弄个什么都叫做画。倘若说形式就是内容的话,内容也可以就是形式。那么,世界就不需要画了。
画的基本属性是愉悦眼睛,然后愉悦心灵。心灵需要什么?需要思想。每一个画家,在画前画后,必须问一问自己,我在画什么?我的画画给谁看?我为什么要这样画?
人物画找到基点并不难。山水、花鸟就比较难了。
山水背后得有思想,尤其难。古人已经画了1000年,思想都摆在那里,你还要和他一个样子,没有新鲜的东西,没有看头。
形式要变,内容也要变。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彭鸣诗集《前世的荷香

    女诗人彭鸣是一个温婉、纯净的女子,但她在跟抑郁抗争的过程中,却犹如凤凰涅槃一
  •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