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条的蜕变(组诗)

作者:漠子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29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诗人漠子(马树德)新作。

 

1.诗的油条
 
发面般地搀和,搓揉,醒过半点时辰
卧成一排排“面齐子",切成一行行的诗
拉伸,跳锅,油炸,驴打滚地膨胀
金黄的面花,如老百姓的日子,开在油锅里
煎熬,外黄,中空,香柔,激情空虚
佐以豆浆,一盘小菜,就是五方相衬
 
地摊上,随便坐,你一声吩咐
他婉转唱诺:来了~~~
简单的生活就三样,一天从早上开始
如果在厅堂,这些内容分开了
规规矩矩,一样一盘,都在客气,下手却猛
坐着的,站着的人,不上台面时都差不多
日子煎熬多了就成了老油条
 
在规则之外,隔空打个洞看看诗坛:
一些人在舞,一些在胡编
何时能上次八大刊呢?
梦已破了,我还笑
那些清明节的纸灰烧的什么?
 
还是网上来吧,绿色环保的诗更久远
我出本诗集,为了睡觉时有块硬枕头
可治颈椎病!五十而知天命
看看同龄人写诗,他送外卖
我在铁路上站岗
他给楼里做诗的人送时间
我给远方的人送平安

 
2.历史的油条
 
客套,从古街走过,从长安往西北
大河百条,关山千重,大漠长空万顷
丝绸之路,历史的油条拉得长
我们可以攀汉胡之亲,不时还要兵刃相见
想当年,气吞万里如虎。铁蹄踏过
硬的更硬,败了的就是个面团
跳到文人的油锅里,变形为油糕
心服了,面糯了,变种了
 
李白醉,云想衣裳花想荣
杜甫哭号,茅屋为秋风所破
漠子雅虐:总归是纸的灰烬

 
3.诗油条蜕变
 
毕竟我还有吃饭的路子
写诗,油条一样,红不了
那我退休了再红吧
如果也红不了,活个百八十岁再红
如果还红不了,到时候爬上烟囱
总能红一把,就是纸的灰烬
 
我很知足,自得其乐的老油条
谢谢友友们关注。如果能同行
我们换个场子,游泳不用下海
哪个池子水清呢?化成面鱼鱼
一个猛子扎进去,水锅里出来
冒着面香本气,拌什么菜?你说
 
我的眼泪滴到碗里
因为一面之缘,以另一种方式遇见
筷子的驱赶下,成了凉州的拔鱼子
你爱吃"茄辣西",我爱吃白菜粉条肉
来两瓣大蒜,加一勺油泼辣子
 
2020.7.5.于长安公交229上
 
简介
诗人漠子、樵夫,本名马树德,甘肃永昌人,现居西安,就职于西安铁路公安局。陕西省作协、中国诗歌、法学会、中国公安、铁路、铁路公安作协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铁路公安作协签约作家,多个网站平台的顾问和主编。先后有四百余万字的各种文学作品见诸于各级传媒。诗歌获过世界华人文学奖及世界诗酒文化大会奖、全国奖二十余次,散文获得全国奖三十余次,报告文学获得工信委首届工业文学作品大奖赛长篇优秀奖。著有个人诗集《沙漠的吟唱》《沉醉四海八荒》、散文集《乐园》、报告文学集《为了高原的高铁梦》。待出版文集多本。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给你戴上太阳的指环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