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诗同题翻译》第28期The Poet’s Dream

作者:中诗翻译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15 | 阅读:

  导读:本期选取《英诗金库》第277首诗“The Poet’s Dream”,这首诗创作于1820年,是《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中的其中一首歌词,也是诗人最喜欢的抒情诗之一。本期共收到十一篇译作,经过赵宜忠、丁立群、晚枫、陈赛花、馨阅、杨中仁六位编委和顾问们的盲评推荐,在此推出七篇,以飨读者。特别感谢六位老师们在百忙中辛苦审阅,感谢晚枫老师和蔡铁勇老师为本期奉献的朗读和书法。


 
栏目主持:杨中仁、项少晶
 
本期审校:赵宜忠、丁立群、晚枫、陈赛花、馨阅、杨中仁
本期朗诵:晚枫
本期书法:蔡铁勇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 吴伟雄
2. 张琼
3. 王成杰
4. 旧时颜色
5. 杨秀波
6. 薛琴
7. 项少晶

 
编者语:珀西·比希·雪莱(Percy·Bysshe·Shelley,1792年-1822年),英国诗人、思想家、改革家,出生于英格兰苏塞克斯郡菲尔德庄园。其一生见识广泛,不仅是柏拉图主义者,更是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创作的诗歌节奏明快,积极向上,主要代表作有《麦布女王》、《伊斯兰的起义》、《致英国人民》、《西风颂》等。本期选取《英诗金库》第277首诗“The Poet’s Dream”,这首诗创作于1820年,是《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中的其中一首歌词,也是诗人最喜欢的抒情诗之一。本期共收到十一篇译作,经过赵宜忠、丁立群、晚枫、陈赛花、馨阅、杨中仁六位编委和顾问们的盲评推荐,在此推出七篇,以飨读者。特别感谢六位老师们在百忙中辛苦审阅,感谢晚枫老师和蔡铁勇老师为本期奉献的朗读和书法。
 
The Poet’s Dream
B. Shelley


On a poet's lips I slept
Dreaming like a love-adept
In the sound his breathing kept;
Nor seeks nor finds he mortal blisses,
But feeds on the aerial kisses
Of shapes that haunt Thought's wildernesses.
He will watch from dawn to gloom
The lake-reflected sun illume
The yellow bees in the ivy-bloom,
Nor heed nor see what things they be;
But from these create he can
Forms more real than living man,
Nurslings of immortality!

 
英文朗诵
 
  朗诵者: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在《世界诗人》《诗殿堂》《诗历》《大风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0卷)》等刊物发表多篇创作和翻译作品。另出版有英译新编历史剧《黄叶红楼》以及合编翻译教材《汉英笔译全译实践教程》。现居加拿大。
 
书法展示:
   
  书法家:蔡铁勇,字堂荣,号东海居士,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理事.在福建省福州市从事外贸业务,平时爱好双语书写,以“丹翔和鸣,双语共雅”为座右铭,丰富业余生活。

版本1
诗人之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吴伟雄 译


我在诗人的唇上睡意浓,
在他匀静的呼吸声中,
像爱情行家那样做着梦;
他不追求凡人的福荫,
而美餐来自空灵之魂
在思神旷野中出没之吻。
从早到晚,他都会守望
倒映在湖面上的艳阳,
金蜂恋在常春藤的花上。
它们是什么,他不在意,
却能够用它们创造出,
比真人更加真实之物、
精心培育的永恒的东西。
 
译论:了解背景助理解:The Poet’s Dream is one of the numerous songs that occur in Prometheus Unbound (《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雪莱用古希腊神话素材写的诗剧)and that lend to this play a singular beauty and charm. The Spirit (“I”) singing this song says that it was sleeping on the (silent) lips of a poet. This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best lyrics written by Shelley, a masterpiece of his lyricism. It is remarkable not only for its music but also for its thought-content.(据《维基百科》)
  理解词语助表达:adept意“能手”,love-adept是爱情行家。kept意“保持”,结合背景的介绍,silent breathing kept译为“匀静的呼吸”(“保持”,才谈得上“匀”)。mortal blisses,凡人福荫。普通英语单词大写,常与神灵有关。大写的Thought,为思考之神——思神;(he)feeds on the aerial kisses of shapes that haunt Thought's wildernesses译为“而美餐来自空灵之魂/在思神旷野中出没之吻”(见其出没并吻上,即见其形,shapes可省译);Nursling,为“被精心培育的东西”,末行译为“精心培育的永恒的东西”。
  形与音美求近似:原诗每行7-9个音节,音节大体整齐;拙译每行9-10个字,大体整齐。原诗有remarkable music(音美),韵式为aaa bbb ccc deed;译诗仿其韵式,力求音似,仍未remarkable。期望方家佳译,不才先睹为快。

译者:吴伟雄,英语译审。中国译协四、五届理事,“资深翻译家”。长期从事地市外事管理和翻译工作,曾赴五大洲20多国任随团翻译或参加国际会议。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教授、《独立学院外语界》主编、授英汉互译及诗歌鉴赏等课程。在翻译核心刊物发论文16篇,出版翻译研究编著5本。研究兴趣:诗译鉴赏、应用翻译。

版本2
诗人的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张琼 译


安睡于诗人的双唇
我像深谙爱情之人
做梦,他呼吸均匀
凡人幸福他不追寻
滋养他的空中形吻
栖息在思想的荒野
连朝接夕,他观望
日照湖面水波荡漾
常春藤花中金蜂藏
此番光景他不在意
经由这些他能创造
比真人更真的风貌
不朽生命存之永恒
 
译论:珀西·比希·雪莱的《诗人的梦》(The Poet’s Dream)是《解放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Unbound)中出现的众多歌曲之一,为这部剧增添了独特的美和魅力,是雪莱最优秀的抒情诗之一。On a Poet’s lips I slept,这里的I是唱着这首歌的精灵,它睡在诗人(沉默的)嘴唇上。 唱这首歌的精灵是诗意灵感的体现。

译者:张琼,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肇庆市翻译协会会长。

版本3
诗人之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王成杰 译


我在诗人的唇上
酣眠
恍若爱情圣手在他的呼吸声里
魂绕梦牵
他不寻觅俗世之乐
却靠
吻那空中的具象过活
那具象在思想的荒野中频频出没
他会守望
从曙光初露到暮色沉沉
守望湖面上的阳光灿烂
守望常青藤花儿上
黄蜂的舞姿翩翩
那是些什么呀
他不留心,也不去看
可是从这一切中
他能创造出比真人更真的生命形态
—— 永恒之子!
 
译论:主要难度有两方面。一是对作品的理解。“他”是诗人,“我”又是谁?是诗人之灵吗?“shapes”又是什么?诗人是在表达“意”与“象”的关系吗?理解这些隐喻大大增加了翻译的难度。二是语序的多处调整。这是表达的需要。个人感觉后半部分译文可读性略欠,有些生硬。时间关系,力有不逮,请大家指正。

译者:王成杰,男,笔名浣石,大连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目前在牙买加蒙特哥贝讲授对外汉语,从事文化传播工作。多涉猎文学创作、翻译研究、文化比较、书法等领域,作品散见于各种报章及网络媒体,获奖若干。

版本4
诗人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旧时颜色 译


宛如情圣,梦寐沉沉。
承谁气息,在谁双唇?
我今记得,是一诗人。
神思莽莽,萦回百状。
时作天吻,与伊营养。
尘间至欢,非伊所向。
艳阳在天,湖光方鲜。
黄蜂穿花,长春藤间。
伊自观之,镇日流连。
毕竟何物,无能察焉。
造物以再,犹自可待。
思其真实,生人不逮。
今为婴儿,永不朽败。
 
译论:归化或者异化,是译者所面临的永远课题。面对西方格律诗,不难发现为迁就形式而导致的倒装或省略,与我国的旧体诗词在句法上颇为相似。或许,形式上的归化,内容上的异化,可以令诗歌翻译趋近先人所谓的信达雅这一目标。
译者:日语自由翻译。好诗词,习惯以古体形式翻译西方格律诗。愿就译诗一道与诸位同好共勉!

版本5
诗人之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杨秀波 译


我在诗人唇间憩息,
在他的呼吸声里徜徉,
像恋爱圣手一般冥想。
凡俗销魂一刻他既不向往,
亦不追索,
只吮吸那想望里
狂野梦想缥缈的吻,
从清晨到日暮深深凝望。
他看到湖水倒映的艳阳
映出常春藤花间黄蜜蜂的奇异光泽,
他既看不到
亦无从感受眼前物事,
却从这里
他幻化出比真实更真切的
孕育着的永恒!

译论:
凡俗世间,滚滚红尘,梦里情事,情缘迤逦。常春藤花儿开如流泉飞瀑,流泻锦缎华严。阳光七彩,赋花间粉蝶风儿,梦想霓衫。旦暮凝望,梦儿飞翔!湖光掩映,梦里花开。容色妍丽,风中摇曳,如莲步轻柔,姿态万千。恋花丛蜂儿,翅翼透丽,幻阳光彩!
如瀑流泻,繁华千里,流泻曳动,永恒诗篇!只在诗人唇吻间,吮永世甘甜。入梦,如梦,醉千里繁华,如瀑飞溅!岁月静好,花开如慕!清歌笛曲,飘摇风间。弱柳扶风,花容宴宴。莫道不消魂!锦梦酣,任逍遥,九霄汉,碧落黄泉!
眼前花历历,不见眼前花!
纵横八千里,八面风绣,梦里桃源!

译者:桂林理工大学教师,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毕业生。喜诗歌曲词缥缈流动的容丽……小桥流水、夕阳西下、锦绣繁花。千里梦,千古沧桑浮华!销管繁弦、笛声风里、越几重峦。千里浪,冲天极,俱付风里。沧海轻舟,荡一叶,梦天际,飘然千里!
 
版本6
诗人的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薛琴 译


我睡在诗人的唇边
梦着,像亲密爱人那般
我捕捉到他呼吸的声息,很熟练--
可他既不寻求也不感受这尘世的福祉
他以形式飘渺的吻为一生托寄
它终日萦绕于他思维的荒野里
从黎明到黄昏,他一直在凝望
被湖水折射的阳光
黄蜂在常春藤间欢畅--
可他既不注意也看不到具体的事情
他看重可以从事物中创造出的“胚体”
那比活着的人更加真实的形式
因为它才是永恒的乳婴
 
译论:雪莱的这首诗比较难译,除了跨行影响读者理解之外,还有表达和主题都比较抽象。诗人想说诗人的关注点应该在于永恒的从具体事物中提炼出的形式,而不应是具体的事物本身。这个理论化的主题,诗人试图通过形象的表达手法使它易于理解,“我睡在诗人的唇边,梦着,像亲密爱人那般”,所以“我”才能够真切地感知到诗人的声息,由此,诗人自然而然地写到诗人不在乎尘世的福祉,他在乎的是精神性的存在---形式,超脱于具体事物的形式,从具体事物中提炼出来的形式。唯有如此,永恒才可以抵达。理解是翻译的第一步,理解好了,意思也可以尽量忠实地传达。为了理解的必要,我在“我捕捉到他呼吸的声息,很熟练—”“黄蜂在常春藤间欢畅—”后都加了破折号,期冀读者可以理清这里面的层次关系。我自知自己不专业,班门弄斧,还请专家们指教。
译者:薛琴,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教师。
 
版本7诗人的梦
珀西·比希·雪莱 作
项少晶 译


我寝息在诗人的唇间,
在他均匀的呼吸声中,
感觉自己是梦的爱情家;
他不追求世俗的欢乐,
却享受在思想的旷野中,
迎来的空中飞吻。
他连朝接夕守望
湖面艳阳的倒影,
常春藤花朵上的黄蜂,
他不留心那些是什么;
却能从中创作
比真人更加真实的作品,
培养不朽之永恒!
译论:本诗翻译有两处要注意的地方。第一,“breathing kept”中的“kept”指的是“均匀的”。第二,第五行和第六诗的理解,这两行是跨行句,正确的理解是“the aerial kisses of shapes that haunt Thought’s wildernesses”,原意是“在思想的旷野中出没的空中飞吻”。这两行译为“却享受在思想的旷野中,迎来的空中飞吻。”

译者:项少晶,女,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英语教师。英汉翻译硕士,研究爱好为翻译理论与实践、诗歌翻译。略懂音律,钢琴十级,喜奏古筝,热爱舞蹈。
责任编辑: 海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彭鸣诗集《前世的荷香

    女诗人彭鸣是一个温婉、纯净的女子,但她在跟抑郁抗争的过程中,却犹如凤凰涅槃一
  • 【名家荐读】顾偕荐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 珠海举办《海的珍珠,珍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丘树宏大型史诗《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礼中国经济
  • 资阳表情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梁平参加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资阳诗歌作品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