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歌 > 中诗翻译

《英诗同题翻译》第67期

2024-06-09 作者: | 来源: | 阅读:
本期所选是美国桂冠诗人、散文作家和教育家罗伯特·海顿 (Robert Haydn,1913-1980),他是20世纪美国黑人诗歌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之一。


《英诗同题翻译》第67期

栏目主持:杨中仁、张宁
本期朗诵: 许振辉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 肖安法
2. 张宁
3. 吴伟雄
4. 温庆芳
5. 黄晟
6. 康莉
7. 杨中仁
8. 蔡小菲

编者语
    本期所选是美国桂冠诗人、散文作家和教育家罗伯特·海顿 (Robert Haydn,1913-1980),他是20世纪美国黑人诗歌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之一。 海顿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大多收录于1940-1996年间出版的多部诗集中,他的散文收录在《散文集》中。海顿两次获得霍普伍德诗歌奖,曾在世界黑人艺术节上以一首纪念歌谣获得诗歌大奖,并获得了国家艺术与文学研究所颁发的罗素·洛因斯奖。海顿的诗歌中带有强烈的家庭色彩,汲取了丰富的家庭创作元素,主题往往表达了家庭的温暖、家人回忆等。本期选译他的名作Those Winter Sundays这首精美的自传体诗,该诗于1962年在他的诗集《记忆的歌谣》里发表,诗人通过平实的语言描述了一副生活的场景,却激起了读者对于爱与责任的深层次的体验与思考,诗中更是蕴含着一种无法得到认同的痛苦和哀伤情绪。本期征集幸得十位译作,在此一并推出,以飨读者。特别感谢老师为本期贡献的朗诵和书法。

Those Winter Sundays
Robert Hayden

Sundays too my father got up early
and put his clothes on in the blueblack cold,
then with cracked hands that ached
from labor in the weekday weather made
banked fires blaze. No one ever thanked him.

I'd wake and hear the cold splintering, breaking.
When the rooms were warm, he'd call,
and slowly I would rise and dress,
fearing the chronic angers of that house,

Speaking indifferently to him,
who had driven out the cold
and polished my good shoes as well.
What did I know, what did I know
of love's austere and lonely offices?

 

1.冬季的那些星期天
罗伯特·海顿 作
肖安法 译

星期天父亲也一样早起
在蓝黑色的寒冷中穿上衣服,
然后用平日在风霜里
劳作而皲裂疼痛的双手
拨旺压住的炉火。从来没人对他感谢。

我醒来会听到寒冷在碎裂,在瓦解。
各房间都暖和了,他会叫喊,
于是我慢慢地起床穿服,
害怕家里惯常的怒怨。

我冷漠地跟他说话,
尽管他已驱散了寒冷
并擦好了我漂亮的双鞋。
我何曾懂得,我何曾懂得
爱之中严厉又孤独的职责?

译者:肖安法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

2.那些冬日的星期天
罗伯特 海顿 作
张宁 译

星期天我的父亲还是要早早起床
在森森的阴冷中穿上衣裳,
他双手皴裂疼痛有伤
那是因为终日的辛劳工作奔忙
他用那双手生起了堆火。从没人向他道谢称赏。

我会醒来听那冬寒的碎裂错音。
当屋子里暖和起来的时候,他会喊我一声,
然后我慢慢吞吞地穿衣起身,
躭怕那屋子里惯常的郁愤,

我冷漠地对着他问
是谁驱走了寒冷
还把我的鞋擦得干净亮铮
我哪里知道,我哪里知道
那爱的港湾是多么朴素孤独而又纯真?

译者 张宁 诗词爱好者

3.那些冬日的星期天
罗伯特·海登 作
吴伟雄 译

星期天我父亲也起得很早,
在寒冷的昏暗中穿衣戴帽。
他用平日风霜里劳作裂破
疼痛的手,把封住的炉火
拨旺。没人谢他劳碌奔波。

醒来我闻火苗噼啪驱寒气。
房间暖和了,他把我叫起;
我才慢吞吞地起床穿衣服,
怕了家里愤怒声常常充斥。

在我漠然地跟父亲说话时,
他已经把冰冷的寒气驱离,
还把我那心爱的鞋子擦拭。
我怎知道舔犊情深的淳朴,
和他日复一日辛劳的孤独?

译者:吴伟雄,英语译审。“资深地方外事工作者”。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教授、外国语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独立学院外语界》主编。

4.旧时冬季之周日
罗伯特·海顿(美)  作
温庆芳  译

周日吾父仍早起,
清冷之中着衣衫。
日常劳作冬风寒,
双手皲裂隐隐痛,
勉生堆火无人谢。

醒听劈柴伴寒气,
融融室暖唤我起。
缓缓起身懒穿衣,
恐招宅中长斥声。

吾父已驱寒气去,
亲手又帮擦靓鞋,
我却漠然相对语。
可曾知,可曾知,
父爱简朴独操劳?

译者:温庆芳 东莞市外事局一级主任科员,东莞市翻译协会会员,国家二级英汉笔译

5.在那些冬日的星期天
罗伯特·海顿(美) 作
黄晟 译

连星期天,我爸也照例会起得很早
穿好衣服,天色黛蓝而寒冷没少,
这一大早,就垒起柴火,烧旺炉灶
工作日里皲裂刺痛的手忙得不可开交,
对此我们早已习惯,从不知感恩他老。

我醒了,听见劈里啪啦的火苗。
直到满房里温暖时,他会来叫,
慢慢地,我才起身打扮着来到,
却害怕房里隐藏着抵触的牢骚,

对那驱走寒冷又擦亮我珍爱鞋子的他老
怎么就这样地匆匆忙不冷不热招呼一道,
对于沉重而深厚,爱的艰辛和责任苦恼,
能感觉得到真切孤独无助却又无处可逃
不断地扪心自问:我哪知道?我哪知道!

译者:黄晟,广东云浮人。云浮市翻译协会会员。翻译爱好者,擅长英语、西班牙语口译。

6.那些冬天的休息日
罗伯特·海顿 作
康利 译

休息日父亲也起得特别早
在郁结的寒冷冬天趁天未亮穿衣起床
一周劳作寒冷
冻裂的双手
点亮柴火 而无一人谢他

我醒来听到冷风嘶鸣断裂
当房间暖和了,他开始叫我起床
我缓慢地起床穿衣
害怕这房子里长期充斥的恼怒

我漠然地对父亲说话
虽然他驱逐了寒冷
擦拭了我的好鞋子
我何曾知道,何曾知道
爱的庄严和这些孤单的职责?

译者 科技翻译

7.那些冬季的星期日
罗伯特•海顿  作
杨中仁  译

周日父亲已然早早起床
在冰寒中瑟瑟穿上衣装,
日日劳作而皲裂的双手
依然疼痛着将炉火捅旺。
却不曾有人言谢。

我能听到寒冷脆裂的噼啪声。
屋里暖和起来了,他就喊我起床,
我慢悠悠爬起来穿着衣裳,
害怕积满屋子的怒怨发狂,

不时冷冷地对他说短道长,
是他把屋里的寒冷驱散
是他把我的皮鞋擦得锃亮。
我哪里懂得,我哪里懂得
爱的付出是如此的沉重和孤单!

译者:杨中仁,译审,现任电科大中山学院外院英文教授,文学、文化翻译爱好者。

8.那些冬季的星期天
罗伯特·海顿
蔡小菲 译

周日清晨,父亲一如既往早起
在黑魆魆的夜里穿戴整齐
那双满是皲裂,疼痛难耐的手
是在风霜雨雪中朝夕劳作的痕迹
他点燃堆积的柴火,暖意融融。但无人言谢

睡眼朦胧时,听见寒风呼啸,沙沙作响
房间逐渐温暖四溢,他轻声呼唤
我慢悠悠起身,穿好衣
恐听到屋子里沙哑的嘶吼

对他,我冷言冷语
他为我驱散了寒冷
擦亮了我的皮靴
那时,我何曾知道,何曾懂得
朴素的爱,在画地为牢
译者:蔡小菲 广东理工学院,商务英语,21级本科生。